• 2008-06-15

    黄金之绳 by 柳文扬 - [科学随笔,介绍文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aoguxia-logs/22956921.html

    http://bbs.jjwxc.com/showmsg.php?board=192&id=56&msg=柳庄

    前天看了一张黑泽明的DVD,名叫《蜘蛛巢城》,依然是由三船敏郎、志村乔他们那一帮黑老师的得意弟子演的,依然很深刻,很有象征性,仿佛是幻想片。
    蜘蛛巢城大概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一座偏僻城堡,虽然名不见经传,却五脏俱全,以农业为主,城周围有座“蜘蛛手森林”和广阔的农田,城里有着等级森严的从城主到将领到一般武士及农民、农转非的身份ID,和多得连清华食堂都供不起饭的军队。他们的敌人叫做“乾国”,这个乾国长什么样,我从来没有见过,所以说有点象征意义呢。
    故事开始时,蜘蛛巢城被宿敌乾国进攻,勇将鹫津和三木立下战功,即将受到封赏,却很没出息地暴露出他们路痴的弱点,在蜘蛛手森林里迷了路。然后他们听见嗡嗡嗡的声音,以为是大苍蝇,结果却发现是个劳动在最前线的老妖怪——纺线欧巴桑。老妖怪预言说,鹫津当夜将被升为北馆的镇守大将,以后则会成为蜘蛛巢城的城主;而三木则会被升任为一号城砦的守将,最终,他的儿子会代替鹫津。二将开始对此不肯相信,但后来事实检验了妖怪的话——二人一个成为北馆的镇守,另一个被升任一号砦守将。他们有点迷糊了,开始琢磨命运这码事。
    鹫津有个特讨厌的老婆叫浅茅,讨厌得任何男人都会祈祷上帝:“请别让我遇到这样一个老婆!”这个老婆听见鹫津讲了林中妖怪的预言后,就一直嗡嗡嗡地劝说老公造反,以后说不定搞得好,会当上天皇,自己也就成了国母,可以随便骂别人“吧嘎”了。大家可知那有多么爽乎?可是她个人再爽,她老公也不干。鹫津是个尽忠报国的男子汉。
    事情发生变化是在某年月日,城主率兵来到了鹫津镇守的北馆,说是准备伪装成偷猎去攻打乾国,此夜要宿在鹫津的家里。于是浅茅像个下不出蛋的老母鸡一样咯咯哒哒地绕着老公旋转,蛊惑他说,机会一去就不来了哉!你要与时俱进也!命运就是这样的啊,林中老妖已经给你画出了未来的蓝图!鹫津听了老婆的话,半夜里刺杀了城主,然后追杀城主的儿子直到蜘蛛巢城的大门口,城主之子只好去投降了乾国。此时镇守蜘蛛巢城的三木已经坚信妖怪的预言必将实现,所以对老城主和他的后代都不再忠心了。鹫津顺理成章地作了新城主。
    但是,鹫津越来越相信命运了,他想到了下一步——三木的儿子将来会取代自己,所以他要预防,他派出刺客去杀死了三木。但三木的儿子却逃走了。在鹫津为庆贺老婆怀孕而开的宴会上,他看见了三木惨白的鬼魂,他几次拔刀去砍,发现那个三木像全息影像一样消失了。继任城城主后,鹫津的人生似乎走到了顶峰,开始下坡,而且是打着滚儿地下:老婆的胎儿死在肚子里,老婆疯了,整天在房间里重现多年前刺杀老城主的现场。手下的武士们都去投降敌人了。城里的耗子们成群结队地出国旅游,据说那是建筑物即将倒塌的生物学预兆。
    后来就发生了乾国进攻的战役。三木的儿子、老城主的儿子引着众多投降的武士前来讨伐。鹫津担心妖怪的预言成真,就单枪匹马冲进森林去找那个老妖婆。在他的呼唤下,纺线欧巴桑带着怪笑出现了,鹫津愤怒地问:“你有种,就说一下这场仗谁会赢!”妖怪说:“你放心吧,你不会输的,除非蜘蛛手森林向着蜘蛛巢城移动!”
    鹫津这下心里有底了,跑回城去给手下将士们打气:“知道怎么回事儿吗?我告诉你们,小样儿们,以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林中妖怪,她说我会先作北馆镇守,然后成为城主。这预言果然都实现了!(他差点把真相说出来)昨天,我又进森林里去找那妖怪,她又出来了,说我不必担心,因为除非蜘蛛手森林向着城堡移动,我们是不会输的!你们说,森林会在没有台风也没有地震的情况下自己移动吗?”士兵们都摇头,而且都坚信己方不败。但是当夜里,守望的士卒发现,蜘蛛手森林在向城堡移动!鹫津接到报告,蹦上城头观看,果然看见大雾弥漫中,森林在向自己移动。这下子鹫津的精神防线垮了,他正要鼓动一下士气,作垂死的拼搏,却见城内武士在向他射箭。他们也跟着城主相信了必败的命运,想要杀死首领后向敌人投案自首,不,向敌人投降。鹫津死前说道:“可怜的我!我还没有当上天皇啊!吧……嘎……”
    原来,所谓“森林移动”是因为敌方将领命令军队砍下林中树木的枝干,捆在车马上作为掩护,加上气候条件不好,就被看成森林移动了,这是文化落后的日本国内的首次伪装大作战。想一想看,如果鹫津不相信命运,他手下的将士们也不信邪,蜘蛛巢城就不会如此不堪一击。可惜的是鹫津却在早年的升迁和弒主篡位中养成了迷信命运的毛病,以至于不再相信人力了。他的贪婪先被林中妖怪激发起来,然后是胆怯,最后是绝望。
    这样顺便想下去会发现黑泽明所布的一个谜语:我怀疑林中妖怪本是“乾国”的间谍。乾国因为无法对付鹫津、三木这样的蜘蛛巢城勇将,只好使出日本人极端崇拜的孙子兵法中的反间计,让国内一个武功很好的老年女劳模去表演妖怪,散布谣言。最后那个诺言,想起来定是极其恶毒的计策——用“命运”摧垮鹫津的反抗意志。就像项羽自杀前说:“天亡我也!”人在失败之前,归罪于命运是轻松的,但是却可以加速失败。再想想,“乾”者天也,日本民族是华夏民族精神上的外孙,所以不会不知道这个事儿。那么,蜘蛛巢城的颠覆也就成了“天意”。所谓老天要一个人灭亡,必先使之疯狂。即便没有这层暗示,“乾国”只是一个地理上的名称,像北海道富士山春我部玫瑰小班那样,间谍之说也能成立。因为世界上的各国不是都在按照自己的意图布局,使现实向着有利于己的方向演化吗?
    不过“命运”一说倒是值得讨论的。各国的文化里都有命运论。古希腊神话中有所谓命运三女神,她们是三个不作美容也能保持永远年轻(非漂亮也)的老太婆,手里拿着黄金的剪子,天天去铰断别人的命运之绳取乐。剪完之后她们还说:“对不起了,你死啦,小样儿……”只有神的绳子是黄金的,才能抗拒她们的剪刀。这个传说是从动画片《大力神》里听见的。不过我在旧版《希腊神话与传说(楚图南译)》中,却看到另一种说法,说连众神之王宙斯也拿那仨老太太没办法,所以他才要严防死守,防止自己的儿子篡位。这跟《蜘蛛巢城》的情节多么相似啊。谁说黑泽明是大师来着?至少是二师,次于写希腊史诗的荷马大师。
    中国古代也有宿命思想。已经去世的老作家汪增祺曾经讲过这么一个故事:某位窑师傅,同时也会算命,他给自己烧出来的得意之作都算一命。有一次他烧了个“窑变”的瓶子出来,也替它算了一命。在“命中注定”的那天,他就跑到事发现场(应该说是“事将发的预计现场”),对那家主人说,我是你买的那个窑变瓷瓶的作者,想来看看我的作品,还听听你的意见。那家人就请他进客厅坐,正在聊天之际,只听吱咂、叮咣、啪嚓,摆在桌上的那个瓶子突然碎裂了。窑师傅嘿嘿一笑,从碎片中捡出一枚大铁钉,和一片瓶底瓷。原来他早就把此瓶的命运写在了瓶底内侧:“某年月日,鼠斗落钉毁此平(错别字,应为瓶)。”
    不论汪增祺老先生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怎么想,我这个老爱把事情往歪了想的心理疾病患者,却认为那个窑师傅很可能是骗子。他先做好计划,在瓶底烧上字,然后查访到瓶落谁家,在记录好的那天带上一枚铁钉,去该客户家里作客。谈笑风生之际,他可以大惊小怪地喊叫一声:“啊呀飞碟!”引开大家的注意,然后学两声耗子叫,用铁钉打碎瓷瓶。
    或者说,这只是似乎不可思议的事情的一种解释。命运毕竟存在。
    谁知道呢?也许命运就注定了我要写这篇稿子。   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