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6-15

    武松打虎 by 柳文扬 《九州幻想》 - [小说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aoguxia-logs/22990944.html

    ----------------
    九州幻想  第一期
    ----------------

    很多年以后,我站在竖立着一块“井冈山飞云浦”的石碑的山涧边,面朝北方,面朝案曾经卖过炊饼的县城,面对曾经臣服于我大嫂疯狂魔力的市井之徒,面对炊饼摊前涌动叫嚣“再来两斤”的大腹食客,面对菜市场上空脱笼而出飞翔而过的鸡群,泪流满面。

    而此时此刻,我还不认识那位将要改变我一生的笑容邪气而又甜美如蜂蜜的大嫂。

    已经是夏天了,山东地界仿佛永远没有乌云,这种没有乌云的夏天会持续三个月,而且在这三个月里每天都不会下雪。

    几乎是第一千次了吧,也许是第一千零一次?我抬起头来,以四十五度角仰望酒店的广告旗,郁闷地自语:为什么是三碗不过冈呢

    这时候,一个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异国传到了我的耳中:我的客官,你在这里站好久了,起风了,不冷吗?

    我在风中洒脱地一笑,继续盯着广告旗,用手拂过飘舞的长发。

    那个声音又说道:客官,我年轻的客官,小人我觉得您这个样子很傻耶。
    我的手指又拂过长发,把贵族般不屑一顾的冷笑抛给了他:靠,你丫不知道吗?大家都说我这个样子是很酷的。

    我保持原姿态站着,直到酒店老板出来把我请进去。

    我就问他。为什么是三碗不过冈。老板说,这是因为他家的酒太醇,度数达到了三十八度,不像一般十来度的耍耍酒。所以喝三碗就倒了。爬不过山去,只好在他家开房住下。

    我咬紧嘴唇,拿起一碗酒,跟老板打了一个赌。如果我喝三碗之后仍能过冈,他就不能收我的酒钱。还要给我一张会员卡。

    这场豪赌是惊人的,也是唯美的。我左手端着小二不停送上来的酒碗,右手轻轻地抚弄着自己的头发,风把他们吹乱了。

    最后我们发现。桌上已摆满了空碗小二数了数,共有十八个。老板目瞪口呆的自语:“不,我不相信,这不是真的!”他落寞地走向了柜台,去取那张会员卡望着他的背影,我的心里感到隐隐约约的难过:这就是整个山东地界头顶最秃的老板,这就是唯一一个不卖掺水酒的老板,我的心忍不住疼了。

    我站起来向西北方走去。小二抢上来扶住我,说:我的客官,您走错了,过冈在那边。我想了想,说:在我过冈之前,还是借用一下你们的厕所吧。

    老板就站在厕所里劝我,何必呢?还是在我这里开房住下吧。会员卡仍然会给你,酒钱算八折。

    我说:我要过冈。老板又叫出了老板娘和很多女小二来劝阻我。她们的笑容荡漾开来,几乎让我动摇了。但最后我还是说:我要过冈。

    最后老板只好说了实话。

    原谅我,未来的客官,我们永远的客官,我无法不告诉你……

    原来景阳冈上有只老虎,总是袭击单个来往的客商,所以官府有令,旅客必须凑齐一个排才能结伴过冈。

    我说:你骗我吧?我来往这座山已经有六七八九十来次了怎么没听说过有虎?

    老板哭着说:真是有虎,东北虎!丫从东北犯了事流窜过来的。说完他还拿出了官府的公告。那张公告被我拿在手上,莹白色的纸张,薄而透明,上面先令的字迹龙飞凤舞:

    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你丫被咬死,谁也不同情!”

    我这才相信是真的有虎。

    但是,虽然有虎,我还是要过冈,不然酒钱还是没人替我出。于是我提了哨棒救出了门。

    风萧萧啊易水寒!情深深啊雨……

    景阳冈是大黑馒头山下最美丽的一块圣地,漫山遍野长满了白色的狗尾巴花,而且永远不会凋零。我拄着哨棒,登上了我命中注定的成名之地——井冈……不,景阳冈。

    北纬四十五度线上的夏季风使人酒意上涌,我登上山顶后,就坦然自若地躺在一块大青石上睡去了,直到老虎那缥缈的歌声把我吵醒。那是一只传说中的吊睛白额大虫,但是它描眉画眼,没有胡子,爪子都抹着红指甲。它在大青石旁边的松林里轻快地小跑,它在狗尾巴花中轻盈,得像一只蝴蝶,同时我也听到了它心里的声音,它的声音如同月光一样绝美,婉转如同传说中的天狗咆月,它说的是:兄弟,我好苦啊!

    你是公虎母虎啊?要是母老虎,在下好男不跟女斗。我微笑,但坚定的问。

    四个月前我是公虎,而现在我是只阉虎。老虎忧伤地望着我。

    呸,你骗人!谁敢阉老虎啊?

    的确,我是自宫的。我自宫是为了练葵花宝典,对付我的情敌——那只玷污了我婆娘的东北虎。

    我想,这头华南虎连老婆被抢了,而且又会葵花宝典……胜之不武。所以我说,带我去你情敌的家,我去打死它。

    东北虎的巢穴在景阳冈阴面的一个山洞里。后来有很多有人争相到这里来参观、照相,还往洞口的石头上刻字:潘大角到此一游。自宫后的华南虎把我带到洞口,就躲进了丛林。而我则长啸一声,向洞内的东北虎挑战。

    疾风旋起洁白的狗尾巴花,绕着我们飞舞。这时候我已忘了招数,只记得最朴素的词汇,拳,和脚。千万枚落花快如暗器,在我们周围滚动出风的轮廓。不只是谁在远处叱咤出吊嗓子的声音:

    “噫~~~噫!噫!啊~~~啊!啊!阿姨!”

    借此势道,我和老师开始了拳脚以外的战斗都是这样的。

    “你丫不是人!”“你丫不是虎!你不是纯种东北虎,是杂交品种!我会把你的尸体送给自然博物馆!”“你丫打不过我,只好收买叛徒。你们俩公报私仇,卑鄙下流,比乌龟还王八!”“少说废话!看拳~”“看嘴!”
    据说老虎的招数只有三种:一扑、一掀、一剪。 但那可能是指华南虎,而不是东北虎,特别是这种杂交品的招数——丫会用爪子挠人。我抹去胸前的血迹,扯了上衣,风停了,白色的狗尾巴花像雪一样落满了一地,我的血滴在上面,就好像燃烧的火焰一样醒目。

    带我来那只华南虎又悄悄地从后面摸上来,突然扑到东北虎背上,悲愤的大吼:“快打!”我鼓起余勇冲上去。

    拳脚有些落在了华南虎身上,但它忍着不叫,还帮我按着东北虎……这时候,大学纷纷扬扬的落下,这是奇怪的夏日里的雪啊。东北虎嘶吼着:“下雪啦!六月雪!我冤啊~~~!”

    直到被我打死。

   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杀老虎,也是我第一次发现老虎被打死后的神情表现的和我们的死人不一样,它搭拉着长长的舌头,眼珠子像灯泡一样鼓了出来,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,吹动它及它的长毛,那些长毛在风中展开来如同光滑的丝绸。

    当我望向那只阉虎的时候,我不明白它的脸上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笑容,色迷迷地而且邪气,我不知道是否因为它看到了我即将遭遇的悲惨宿命——我将要遇上一个更可怕的通奸者。那个笑容一晃即逝。

    万籁俱寂。我长舒一口气后,才发现四周都是山里的动物。

    兔子、猴子、山鸡、灰狼、企鹅、鸵鸟、北极熊、长颈鹿……它们都奇怪的沉默着,以四十五度角斜视着我和老虎的尸体。好像是很久以前,有一个小二跟我说过,他们不知道这种姿势很傻吗?

    但无论如何,一切都结束了。我落寞的站在风中,用手指略过飘舞的长发。经历的残酷的战斗,前进的道路已经没有阻碍了。在我三十五岁的时候,我终将过冈,而且终会成为名扬天下的英雄武二郎。

    更可怕的大嫂,在山下等着我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这个引用的。。。
    第一段很像借鉴了加西亚·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:

    多年以后,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,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
    下午。

    将过去,现在,未来3个点在一句话中统一

    66,我终于相信天妒英才了
    还有,66,你到底看了多少书呀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