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6-15

    [散文] 我怎么就不能骄傲 by 柳文扬 - [散文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aoguxia-logs/22991160.html

    康肃公陈尧趑,是个神射手。当众表演百步穿扬,掌声雷动。可卖油老头的一句:“无他,但手熟耳。”就压住了他的威风。历来都认为卖油翁是位思想家,可我觉得,他代表了一种被人们压抑在心底的、对天才的敌意;说恶毒些,还得加上一点自我炒作的嫌疑。因为观众的目光实际上立刻就集中在这个小商贩身上了——在平时,他再怎么玩命表演倒油“自钱孔入,而钱不湿”,也不会引来观者如堵的,更不会被当成思想家来崇拜,最多博得一句“技止此耳。”这下可逮着好机会了。


        陈尧趑和观众都心服口服了,他还要说一句:“我亦无他,唯手熟耳。”这就使他对天才的敌意表现得更加彻底——不仅不能容忍别人有天才,也不允许自己有天才,大家都是熟练工人而已。且不说倒油怎么样,神射手肯定是天才。陈康肃只要放下架子,肯定能学会倒油,你老头手无缚鸡之力,拼老命也学不会射箭。而且再怎么也不能把小商贩的吃饭手艺跟保家卫国的本领混为一谈。上阵杀敌,凭的就是这一股目中无人的狂气;万一陈尧趑对着敌人一拉弓,那句“但手熟耳”涌上心头,暗想我还不如一卖油老头呢,狂什么狂?豪气尽消,“手熟”没准就变了“手软”。谁负责?


        卖油翁总是让我想起一些人。首先是我们小学老师,当一位同学因为考了“双百”,欢呼雀跃以至于得意忘形时,老师疾言厉色道:“臭骄傲!”骄傲前面加个“臭”,好让我们知道这毛病有多严重。然后她还斩钉截铁地预言:“你以后一定会摔跟头!”这下把我们全班都吓坏了。因为怕摔跟头,我们都不敢臭骄傲,越有好事越不敢高兴,人人皱眉低头作深沉状。不能表现出来的快乐就变成痛苦,折磨得我们都成了八九岁的小老头。


        还有一些领导,你工作越好他越要敲打你。甚至还有父母,他们为了保护你而尽量压制你少年的轻狂……


        这些人多半是好心。但我总想,为什么我们的传统往往是引导人趋向于平和、低沉、克己,而不是促使人激昂、豪勇和骄傲;为什么往往鼓励平庸、敌视天才?也许这种教育对个人来讲是种修养,最不济也能使人有个安全感;但对我们的民族来说,这决不是好事。


        另外,在每一个英华发露的人的身边,我仿佛总能看到那位卖油老头,弓着腰眯着眼,唠叨着“手熟耳。”“胆大耳。”“年轻耳。”“走狗运耳。”这一类的话。如果能排除有意的嫉妒,那么我认为这只能解释为抑郁质性格对多血质性格、或心理年老者对心理年轻者的本能的敌意。这种敌意倒并不足畏,只能成为笑柄。陈尧趑被老头的一勺油就震住了,真是个老实孩子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