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据说,“旋涡二号”的船长这个职位,曾让联邦总部的官员们很费了一番脑筋。因为援救者与被援救者之间最好没有什么私情,可苏贝又恰巧是目前最杰出的船长。
      最后,苏贝一贯的冷静沉着的作风帮了她自己的忙。总部认为苏贝在行动中“不大可能因感情用事而出错”,即便等待救援的“旋涡一号”上面有她的丈夫。于是她得以站在这艘大船的舰桥里面,指挥十五个船员共同跨越数万天文单位的辽阔空间。
      这是人类所做的第二次向外太阳系派出...
  • 我的朋友:
      
      首先声明,千万别把我当作一个考古学家。我只是个对此感兴趣的门外汉而已。所以,对你发来的那幅画,我也有诸多不解之处,我这样说是希望你不要对我抱太多的期望,也就不会失望。
      但我们还是先聊点最近的新闻吧。你远离文明世界去了蛮荒的地球,已有一百多天了。大家至今不明白是什么念头驱使你这么做的。这一百多天里,幸而发生的大事不多。让我给你补上这一课好吗?
      第一件,一条火星盲齿虫杀死了两家人,统统杀光了。就在我们住的三号环城里,就在前两天!他们说...
  •     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认识一个怪人,机械系的一个实验员。他个子不高,发福,挺白净,有一点痴的样子。他的神情,仿佛总是在倾听着什么别人听不到的声音。
        这个人没什么朋友,只有一只猫,当孩子似的养着。我注意到他经常跟猫说话,有时,还看见他抱着猫,在实验室后面的院落里对着一丛花哭。我就想象他曾有过什么凄惨的爱情经历,而那花丛下面就埋着他心爱的人的纪念品。
        那天,我做完实验又...
  • 我们并没有在树林里迷路,只是暂时转不出去而已。天黑了,有个女生想起了《女巫布莱尔》,就颤抖起来。
    我对她说,世界上是没有女巫的,也没有鬼,没有僵尸。一个受了高等教育的人会如此迷信,使我觉得不可思议。
    这时候,希望来了。一个女人从前面的树丛当中走出来,我们赶忙跑过去问路。
    她用很奇怪的神情看着我们,然后说了出林的道路,她的声音很低,但有种缥缈的感觉。她还说,以后别在这种时候在树林里乱走。
    我们沿着她指点的路径往外走,我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,但说不上来是哪里有问题。...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科幻世界 2006年第十一期  获科幻银河奖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 
        这是柳文扬的最后一篇作品,刊登在《科幻世界》2006年11期上。本来,柳大还打算写废楼的续集的,可惜这篇竟成了绝笔。小说中的女主角死于脑瘤,跟柳文扬自己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 一、偶遇
        必须得说说我是怎么认识郭宜的。
        那时假,我刚转到这所学校。也说不上是自卑还是矜持,我不想接近班里其他同学。在我眼里,他们是一个整体,三十八双眼睛好像老准备着刺探我的秘密……
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
    科幻世界 微型小说 1996年第四期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 他最后怯生生地瞧我一眼,因为害怕保安人员,脸色还红白不定。那身打扮活像《摩登时代》里的卓别林。
        “您真的连推荐信都不看吗?”他恳求着……
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科幻世界 1994年第六期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    刘洋最近一直在埋怨:干嘛不让我早一点碰到雷冰?大学五年里有的是机会嘛。偏偏是在毕业设计最紧张的时候,偏偏那一天去计算机中心,偏偏雷冰坐在机房里──她那么好看!连她的眼镜都好看!还有头发,还有衣服,还有她安安静静坐着的样子……